绮年

槽一下新庭院皮肤。
乱花渐欲迷人眼,晴明书法倒着写。
然后,死于1005年的晴明写出了1037年出生的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
_(:з」∠)_网易爸爸不走心啊

亲测建模身高差,差了整整一个头啊这样就可以埋胸了吧2333
想象一下荒酱把头放在连连脑袋上,然后两个角刚好卡着脖子。嗯,微妙(づ ●─● )づ
p4wuli连终于找到了比他还矮的男孩纸。恭喜恭喜

这个组合不错。灯姐被动省火。
就有种,霸道壕气女总裁×任性浪费小少爷 的感觉(ಡωಡ)

全家皮肤get√

室友打副本不看剧情,问我他们四个什么关系,我说你大胆猜测一下。
她说:鬼使黑白是一对,小小黑小小白是他们儿子?
我说鬼使黑鬼使白都是男的怎么生。
她说不是官方卖腐嘛。
我。。。(⁄ ⁄•⁄ω⁄•⁄ ⁄)。。。
然后我让她猜他们有没有血缘关系。
她说鬼使黑白是兄弟,小小黑小小白不是。
我说这你都猜的出!
她说鬼使黑鬼使白都姓鬼啊,黑童子白童子不同姓。
我说那山兔山童还是兄妹呢。
然后她信了。。。

啊攒到连连的夜晚,兴奋到睡不着。一口气把觉醒传记技能御魂升星都搞定了,如果不是升经验的达摩不够就直接六星了(ง •̀_•́)ง
可以带出去跟般若宝宝秀恩爱了(⁄ ⁄•⁄ω⁄•⁄ ⁄)
p5给你一个眼神自行体会✺◟(∗❛ัᴗ❛ั∗)◞✺
p6秀恩爱看戏组,狗粮大队长茨宝表示一千句mmp卡在心里讲不出去(눈_눈)

破势输出老爸+魍魉控场老妈带薙魂挡刀儿子
这爷俩姿势一模一样的贼可爱٩(๑❛ᴗ❛๑)۶
小小白你快来呀

【亚洲晴明的式神二三事】之鬼使兄弟
随着咒语的念出,蓝符在召唤阵中翻飞,光亮之间依稀能看出一个一笔连成的歪歪扭扭的gay。随着蓝符消失,一个抱着镰刀的黑衣小孩出现在阵中。
小孩抱着镰刀虽然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但还是有些戒备地看着眼前的白发阴阳师,而阴阳师此时,也陷入了沉思。
鬼使白被叫过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尴尬的场景。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倒不是阿爸不喜欢鬼使黑,恰恰相反。
寮里鬼使白来的早,虽然阿爸对持续伤害不太感冒御魂没给什么好货,但经不住人长的好看被颜控阿爸宠着养大,升星皮肤都紧着给,要不是不常上阵别家都以为是当主力养的。
时间久了阿爸又想着该给自家宝贝找个哥(lao)哥(gong),可惜脸黑怎么都抽不到鬼使黑,没办法只能带着青灯姑姑天天挤黑车,不好上不说上了还老翻,好不容易凑到个满技能小黑,这下一次抽到反而整个人都懵逼了。
养是不养,这是个问题。
这边阿爸还在考虑去留问题,那边小小黑已经一把扑进了鬼使白怀里,亲密地蹭了蹭,之前满脸的戒备一扫而空。
唉,到底是兄弟,就算召唤的式神没有前事记忆,也无法抵抗这种本能的反应。
反正小白开心就好啦。这样想着阿爸就干脆先把小小黑交给鬼使白照顾了。
没有阿爸的命令,一向负责的鬼使白也不敢随便带小小黑去结界升级历练,好在小小黑很缠着鬼使白,对其他事情并不感兴趣,鬼使白便带着他在庭院里随便逛逛,一如他往日一直在做的。
鬼使黑一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母慈子孝(大雾)的场景。当即就一把揽过自家弟弟,顺便悄悄拍开了小小黑想扒上来的手。小小黑哇的一声就哭开了。到底是自己最爱的哥哥,又还是个不明事理的小孩子,鬼使白心疼了,赶紧抱起小小黑哄了起来,并且不满地瞪了鬼使黑一眼。
那一眼倒也没有什么责备的意思,两边都是自己的亲人爱人,这种感觉还真微妙。鬼使黑却憋屈了,他可没有错过小小黑背地里调皮得很神。自己宠的人宠了别人,生气。
晚饭之后,鬼使黑便以着自己寮里扛把子的身份,跟阿爸就他的缩小版事件进行了一番友好交流。

此处婴儿车
入夜,哭闹撒娇吵着要睡一起的缠人小鬼总算是被阿爸带走了。
鬼使黑搂着鬼使白,沿着他脸侧妖艳的红色花纹轻轻舔吻,一路到他耳边“白,我们把那小鬼送去神龛好不好?”
动了情的男人音色深沉隐隐带着沙哑,令人沉醉,语气中却违和地透着一丝询问与郁闷。
明白了他的意思,鬼使白轻笑出声,搂住他的脖子,主动献上一个绵长的吻。分开后有些喘息着说道“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居然吃自己的醋。”
鬼使黑翻身覆在他上面,低头咬着他的唇,手也沿着里衣滑入,轻抚他光洁的皮肤,撩过之处带起微微颤抖。
“这世上你有我一个哥哥就够了。我也,只要你一个。”
他的心很小,小到除了弟弟谁都容不下,即使是另一个自己,也不行。
以前在地府,阎魔大人吐槽他们兄弟俩眼中只有彼此,这话一点没错。从人到鬼使再到成为式神,他们一直都在一起。他们经历了太多,死亡也不能将他们分开,谁都不行。
鬼使白怕疼,小时候被父母虐待,怕会招致变本加厉的打骂总是不敢哭出声,但一疼了眼泪就会不自觉地含在眼眶,怎么也忍不住。死后虽然痛觉变淡了,但鬼使黑总是记得。等到他成长为寮里可以独当一面的主力输出后便向阿爸要求不许鬼使白出场应战,用他的大镰刀将弟弟护在身后,生怕他受了伤疼。阿爸也没怎么养他的御魂,乐得供在家里负责貌美如花。
进入的时候,鬼使黑总会说点什么引开他的注意力,怕他疼。这次却是鬼使白主动说起别的。“你以前可也是那样的小孩子来的呢,我带你去结界,送你上觉醒塔,啊……哈……你现在大了,却反过来欺负小的……”
这样说着,却没有责备的意思。他温柔的声音像一只轻盈的蝴蝶,带着动情的喘息在鬼使黑的周身掀起一番波澜,既如水般安抚,又使人躁动不已,只觉得把身下之人完全融入骨髓才能安抚内心。
“今时不同往日了,白。”他恶意地顶弄,非要他心爱的弟弟说几句好听的不可。
鬼使白哪会不知道他的心思,他埋头亲吻哥哥的颈窝,那是他一贯表达依赖的方式。“是,哥哥是不同的。”
“我也,只要哥哥一个就够了。”
“只是,看到那孩子,就会想到哥哥刚来的时候。”
“晴明大人很少带我出去战斗,那时如果不是哥哥要求,我也没有这个机会,能够上阵为保护哥哥,使哥哥快些成长而战。”
“无论是小时候还是现在,总是哥哥在保护我,我也希望,能做些什么啊。”
鬼使白抚着哥哥的脸一字一句地将这番话缓缓道出,眼里的痴迷浓得化不开,只叫人想把他揉进血脉好好疼爱。
鬼使黑一向认为,为了弟弟他做什么都可以。其实他亲爱的弟弟又何尝不是。
他想保护他怕他受伤,他亦想尽自己绵薄之力,保他平安顺遂。

月色朦胧,窗外的樱树花枝随风摇曳,掩过一室旖旎。
激情过后,鬼使黑揽着昏昏欲睡的弟弟,吻了吻他的额角。
他猜想白今天带的御魂可能是魅妖,或者钟灵。
至于那个缩小版的自己,反正还没什么威胁,既然白喜欢,就先留着吧。

———————————————————————
所以阿爸我至今还是不知道该不该把那个一级小黑捐给神龛ヽ(・_・;)ノ